徐小平:良好的股权设计能实现创始人和投资人的双赢

自动播放

明若说股权 | 对话徐小平、黎万强

正在加载...  

作者 / 杨贝芬

2017年8月16日,尚伦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合伙人张明若律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做客腾讯直播,三位嘉宾共同交流了对股权设计的理解,并结合自己的经历,给10多万的在线听众以中肯的建议。以下为根据访谈内容所做的整理,内容有大幅删减、添加和修改。

投资虽然是投人,但专业投资人同样需要律师来实现股权的确立

徐小平:张明若是我的律师,他所提供的服务的核心价值就是确保我的股权的确立。300万投资,确保我取得这个项目10%的持股比例就是他的价值。创业法律服务的核心还是对股权的确立、保护、阐述、演变,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

过去,我曾和一个创业者聊了两个小时的法律条款(如回购条款等),那位创业者一点法律都不懂。张明若当时为了保护我的利益,差点和我吵起来。因为我只在乎一点,我投了多少钱,可以获得多少股份。因为对于我(投资人)来说投资真正的大智慧在于我对这个创始人是否是信任的,他不会说某天企业做大了,上市了然后对我说“徐老师,这个企业跟您没关系了”,这种情况我还没遇到过。但是作为一个专业投资人,我是要为我投出去的钱负责的,所以无论是大智慧还是小技巧,一定要重视法律服务的重要性,在一开始你就需要重视股权结构的重要性。

张明若: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创业者,对其中一个条款不能理解,从律师的角度来看是完全合理的,创始人确实也不懂。面对争议,当时徐老师就告诉我说,你全权代表我去跟他谈,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做一些让步。我真心觉得徐老师的处理方式才是大智慧。前两天我还和我的一个朋友说,投资这个事真正的是气魄,若真要去计较估值是多少,法律条款上谁占优势这些细节,那必定最后会得不偿失。

在我看来律师致力于给企业搭建一个稳定的钢筋水泥结构,即制度设计,发挥制度的力量。我想跟两位聊一聊大家对股权设计的理解。现在通行的风险投资条款里,有一个条款我研发的条款:递延投资权。这个条款是我根据雷总需求设计的;后来徐老师也亲身经历过这样一件事,徐老师投资的一个项目失败了,后来那个创始人又重新创立了一个公司,主动送给徐老师5%的股权,那个新项目成功了。作为天使投资人,我投的是你的人,一旦你失败了,投资人帮你买单了,创业者却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尤其是年轻人创业,前几次失败率很高,所以我觉得使用这个条款非常合理。

创始人口头承诺这件事情到底可不可信?

徐小平:最近有创业者问我,我现在给一个合伙人4%的期权,约定是工作4年全部成熟,结果他工作了9个月,他表现不好我就把她开除了,那他的股权该怎么办呢?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

黎万强:这个是要看前期是怎么约定的,就拿小米举例,公司给早期员工的期权约定的是4年的成熟期,随着公司的发展,成熟期就改为5年了,但是不论是几年,我们在一开始都有约定,就是授予给员工的期权从什么时候开始成熟。

我遇到比较多的项目是在开始时就有较正式的书面合同的,它在文件里已经约定清楚了相应的规则,因此后面因合同产生的纠纷或是争议几乎很少,但实际情况是往往许多创业者在创业项目早期是缺少经营企业的经验的,很多合作都是依赖于口头承诺,一旦后面对此发生争议,就会相互推辞。我遇到过因为股权纠纷可能导致很要好的合作伙伴最后反目成仇的项目。这些问题的核心就是早期大家对利益分配都是口头承诺或是很含糊的,大多数人都觉得先将公司干起来再考虑分配股权或利益,或者说先口头承诺你一些股权,最后却没有落实到书面,这样在公司发展后期,有人要退出时,由此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纠纷。

张明若:我有一个公式:股权=价值贡献。期权成熟节点的设置是有很大学问的,大多数的项目我都会建议是员工获得期权两年后成熟第一批期权,主创始人拥有授予股权的主动权,什么时候给,给多少都是由主创始人来定的。但前提是我觉得这个项目的主创始人必须有信誉。律师主要是把规则说清楚,规则清楚后,大家依靠的就是诚信的环境或者诉讼的力量,说实话,我觉得诚信的环境比诉讼的力量重要的多。遵守契约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例如,一个项目我找一个联创加入,我给他15%股权,但是没有约定成熟条款,他工作一段时间后想离职,怎么办呢?这时候可能就会用到这个公式:股权=价值贡献。我最后给创始人建议,如果他不让步,你就违约,重新成立公司架空他的股权。当然这么做虽然是违规的,但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会这么做。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契约规则和公平哪个重要。在这种情况下,公平更重要。因为我给你15%的股权是有原因的,你必须跟我走完创业期并且尽到一个联合创始人应有的责任,现在联创走了并没有履行完他的义务,这样主创就吃亏了,所以公平应该是第一位的。